云舒

已然退坑,漫威再见。想要吃糖。

拿什么拯救你,盗笔?

上交国家。


脑洞大开1.0

今天继续补哥谭,被小少爷萌得不要不要的,系统也时不时蹦出几句“Friend's online sir”,Jarvis你的声音也是苏die了……

所以有了如下的脑洞……(顶锅盖跑走)

逆光的黑影。

枪声。

血与珍珠。红与白。

温热的尸体。

冰冷的……

“哈……”

Bruce·Wayne从梦中惊醒。

“梦……”

四周如水般泛起涟漪,年少的Wayne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幽蓝的物质包围了。

“我还在梦里吗?”

“是又不是,不过很高兴又见到您,韦恩先生。”一个声音响起,伦敦腔精致优雅,带着电子音所独有的冷冽质感。

“你是谁?不,你是什么?”

“我是Jarvis,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Tony·Stark先生的AI管家。您现在处于时空撕裂后形成的某处静态空间中。”

“AI吗?Tony·Stark?”Wayne若有所思,“那个东海岸的Stark吗?据我所知,Stark家只有Howard先生和其夫人,并没有一个叫Tony的Stark。”他微微扬起脸,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警惕和掩饰不住的说好奇,暗中却摸向了自己的袖口……

“不不,您不用这么警惕,韦恩先生。”Jarvis顿了顿,再开口时Wayne捕捉到了其中微妙的名为“别人家的孩子”的感触,“虽然在未来您的确成为相当了不起的英雄,但现在作为一个孩子,人类的童年生活是非常宝贵和美好的回忆,您值得去享受它。”

“我注意到你提到了未来的我,Jarvis--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Wayne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那么结合你之前所提到的Tony·Stark,和对我的熟悉程度,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和你的主人都认识未来的我,并且因为某种实验--不,不一定是实验,或者说是针对我的某种意外,造成了我现在的状态?”

Jarvis赞赏道:“您精妙的推理能力即便在幼年也足以令人惊奇,是的,您的推测的确说中了大部分的真相,然而因为时空的特性,我不能对您透露太多的讯息。”

“可以理解。你到目前为止透露的已经足够了。”Wayne在心里默默思考着,决定提出最后一个问题,“那么如何解除当下的现状?”

“等待。”Jarvis温和地回答,人工智能一向非常欣赏蝙蝠侠的智慧,哦,这没有任何贬低亲爱的sir的意思,只是Tony的智慧更近于人类,热烈蓬勃,如同他的代表色--火焰的金红。“谋定后动,您是一位非常杰出的Wayne。”

“谢谢……”Bruce有些惊讶于Jarvis的评价,“恕我直言,你也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人工智能。”

“哦,谢谢您的称赞,”Jarvis谦逊地道谢,“我的一切归功于Sir,他将我定义为他的骄傲,这是我努力的方向。”

他们在这处空间里聊了很久,彼此分享了对未来城市规划的意见,并在小甜饼作为下午茶的必备品这一问题上产生了分歧,然后又在侦探小说的看法上达成了一致。

最后的最后,Jarvis止住了话头。

“回家的时间到了。”Jarvis说,“和您谈话非常愉快,韦恩先生。”

“哦……叫我Bruce吧。”Bruce Wayne站起身,“这一切并不是梦境,对吧?”

Jarvis为他打开了时空裂隙,金色的光晕追逐着蓝色的光芒,“过去,现在,未来,凡是发生的,必然存在。祝您好运,Bruce。”

“谢谢,顺便说一声,蓝色很好,难以想象Stark有个好品味。”

“您会更青睐黑色的。”

…………

“Jar!!!!你怎么可以这样!!!!”

“Sir……I'm yours, always.”

“哦我的Jar……不!你今天别想着蒙混过关!什么叫做‘ 蓝色很好,难以想象Stark有个好品味’ !他是什么意思!!!!那只黑漆漆的大蝙蝠!!!!”

“呃……”

“不,我不管!从今以后禁止你和他交流!”

“Sir,”Jarvis蓝汪汪的眼睛里满是笑意,“For you, sir, always.”

……………

“所以你的初恋不是我对吗?”

蝙蝠侠从显示屏后丢了一个名为“你今天又吃错药了吗外星搜寻犬”白眼。

“这是为什么……难道是我遇到你的时间还不够早吗……这是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是为什么……”

“为什么……”

“闭嘴!”

“唔……”

“听好了这话我只说一遍听完赶紧滚去干活!”

“过去已经过去,未来尚不可知,现在,我只有你。”

“B……”外星搜寻犬眼睛闪亮亮,“你的脸红了哦~”

“我-说-了--滚-去-干-活-”

大型犬扑过去:“呀那拉一卡~”

…………

过去,现在,未来。

他们都在。

Fin.

好吧最后老爷还是崩了Jarvis也崩了而且最开始这个实验的目的是非常极度重要的到最后还是没交代也是醉了……

又是一年高考季交通安全这真是个大问题

然而这是一篇糖……你信吗?


超级英雄一直以来认为高考这种邪恶的人类产物对他们毫无伤害,毕竟:

Stark一家都是土豪学霸,Dr.Banner也是有着家学渊源,Cap参军入伍,Thor幸好是神域王子武力(物理)决定命运,鹰眼有一技之长,娜塔莎是特工,Coulson毕业于神盾局学院……

“我恨这个世界!”蜘蛛侠以头抢地,“为什么!为什么我还要参加高考!”

“噢噢,没事的甜心,”黑寡妇好心情地掐了掐小蜘蛛的嫩脸,“实在不行,你还有Stark爸爸呢~常青藤的校董~”

“我恨土豪!”

“大块头也可以辅导你~知名物理学家”

“我恨学霸!”

娜塔莎轻轻拍拍帕克的脸,“嗯?”

“班纳叔叔英明神武洪福齐天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谄媚!”Thor不屑地嗤笑,他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情绪恶劣--大概是由于Dummy在收拾客厅的时候,顺手把喵喵锤放进了工具间。

“总比连二次函数和二元二次方程都不会解的肌肉男好!”

“好啦,小蜘蛛,”西装革履的Tony·Stark卿浑身上下闪烁着“我是壕快来抱大腿”“我有学霸光环可以加Buff”“?我是男神哪怕我只有174我也可以有2米8的气势”的光芒,“今天是你的大日子,爸爸送你一程。”

众人:“你只是要和Jarvis出去约会顺便经过考点好吧!”

“来来来,上车,哎呀总是飞来飞去太久没开车手都生了啊……前面那是谁逆向行车开那么快啊啊啊啊啊!!!!”

“哐!”

“嘭!”

“Tony!Peter!”

众人只看见两辆车的轮廓在远处的公路上相融,然后炸裂,开出绚烂的火花,烟雾与金属天女散花般地洒落了一地。

“No!”


好了到这里就完结了。谢谢观赏,慢慢食用,高考愉快。













好吧你们赢了。都说了这是一篇糖。


“Sir,”智能管家面若冰霜,“鉴于某些大家彼此心知肚明的原因,我不得不永远接管您的一切驾驶权限,”Tony试图嘴炮两句,“对,哪怕是自行车--不行,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你没有这个权限!”

“作为人工智能,我没有;作为您的伴侣,我有。”

“……好吧,你赢了。别生气了,Jar。你看我还好好的唔……”


而另一边,“Stark你这个老男人!我恨你!”帕克抓狂地把书包一倒而空,“啊啊啊啊我的准考证啊啊啊啊~”

“淡定点,”肇事司机,哈利·奥斯本,同为一名本该歇斯底里的高考生--他的外套和书包一起喂了车祸了,“我是哈利·奥斯本。”

“噢,我是彼得·帕克。”

奥斯本少爷好心的建议:“你看,反正今年我们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考不了了,不如一起复读一年吧?”

“WTF!!!”


老天都在下刀子这真是个大问题

各位甜食控请继续。其实想写一个系列,但是没有能力真是伤心呢。Sigh.

接上回。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呢那个谁怎么会死呢哈哈哈哈他可是STARK出品呢怎么可能呢队长玩笑开得太过分了吧哈哈哈哈……”

“Jarvis, sir. I'm Jarvis.”

“对对,Jarvis!抱歉伙计我又把你的名字忘了。你们听见了吗?Jarvis is still alive!”

然而对面两人却露出了迷茫的眼神。

老好人Banner小心翼翼地观察着Tony的表情,“你还好吗?我是说,毕竟你也不年轻了,即便为了Jarvis,千万别冲动……”

“我没有嗑药!”Tony暴躁地大吼,绝望地发现博士和队长一脸“我懂我理解但是Keep calm and move on”,“这太荒谬了!……他是我的AI!我的! AI!他不可能……而且我还能听见他!我和他在一起16年了!是我创造了他!是我教会了他如何思考!是我给了他自由意志!I love him!这不可能!”

“Jarvis, sir. I'm Jarvis.”

“Jarvis!对!”Tony似是想到了什么,“宝贝儿,come out!给他们证明!”

“Yes, sir.”电子管家的声音从大厦内部各处传来,纯正的伦敦腔在背景音乐“You belong with me”烘托下,诡异地透出了一丝羞涩的感觉。

“I love you, sir. And you said you love me. So,”

“Would you marry me? ”

监控室内,娜塔莎淡定地安慰Director Coulson,“你要相信队长的实力反正有Bucky……浩克也是棒棒哒好歹也是老娘我看上的……不不Stark绝对不会对他们俩下手的主犯Jarvis出谋划策的是鹰眼……反正鹰眼你又不心疼……当然Thor会相信一切都是Loki的错的他们想玩审讯Play想很久了……”

从来不放毒/强行刀转糖/生硬就生硬吧/come out是出柜不是出轨/好了就这样吧

健忘症是常见病真是个大问题

今天的计算机大概是必挂无疑,职业生涯人物访谈还有1天deadline,我为何选择了如此亚历山大的专业,四级眼看将成为凡尔登绞肉机,谨以此祭奠懒死的我。


托尼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

“呯!哐!”

“Dummy!我一定要捐了你!谁都别想阻止我!”

Dummy委屈地晃了晃手臂,垂头丧气地安静下来。

斯塔克恼怒地摘下面罩,面对一片狼藉的实验室,他张口想唤来万能的智能管家打点一切,毕竟他总能做到尽善尽美:

“收拾一下,嗯,……”

他张张嘴,又合上,“呃,老伙计,对不起,我一时想不起你的名字了……”

“Jarvis, sir. I'm Jarvis.”

“对,老贾!Jar,帮我清理一下桌面,我们再来一次。”

“Always for you, sir.”


“钳子。”

“螺刀。”

“焊枪。”

“咖啡……哦,甜甜圈,你可真贴心亲爱的……”

“Jarvis, sir. I'm Jarvis.”

“对的,Jar。你永远是最棒的。”

“Always for you, sir.”


“嘿,doctor。”斯塔克叫住了匆匆赶路的博士,“我最近好像出了点问题。”

金发碧眼的美国甜心不失时机地嘲讽道:“不,我可没看出来,你昨天还气哭了Bucky。”

“行行好吧,他最后还不是揍了我和我的MK14一顿、噢不,两顿。”托尼点点头,相当肯定自己的记忆力。

班纳博士饶有兴趣的地看着两人斗嘴,“那么,斯塔克,你最近出了什么问题吗?你的精神状态和身体机能都处于平稳状态。”

“我似乎得了健忘症。”托尼与队长互瞪了一会儿,以一个充满傲娇气息的哼结束了战斗,显得有点心不在焉,“我总是记不得我的AI管家的名字。”

“噢噢……”队长以一种充满同情的,湿漉漉的眼神看着他,托尼觉得身上窜过一阵恶寒,大胸美人的柔情显然只有那个热衷于非主流烟熏妆的冰棍才欣赏的来,但是令他感觉微妙的是,一向是个老好人的Dr. Banner,也露出“Oh poor boy how can it be a tragedy ”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Stark, ”罗格斯缓缓地道,“Jarvis is gone.”


“而于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我爱我的贾维斯,而他现在从机器里出来了!可以干这样那样的事情了!”

--------《看电影》2015年第13期

妮妮你真是够了哦……


当复联接触到ABO梗之后这真是个大问题

接上次。


Loki保持这个状态已经26个小时32分钟36秒了,现在是第39秒。

“大角鹿是怎么了?”Tony·彻夜不眠·Stark从地下车库走进厨房,被Loki的状态吓了一跳--谁都不能平心静气地忍受一个平日里满脸“跪下吧你们这群愚蠢的弟控痴汉变态冰棍渣男”的蛇精病突然画风一变,成为以“苍天你是何等无情无理取闹”的失意体前屈姿势疑似精神受到重创的中二病,悄悄地(自以为)问无所不能的管家Jarvis,“他又有什么新的恶作剧了吗?Thor呢?”

Jarvis的假体递给他一杯热牛奶:“抱歉,我不知道,sir。不过您该休息了,在经过45个小时的连续工作之后--虽然我不认为您需要研究那种东西,那只是来自某些喜好特殊的论坛人士所臆想出来的梗而已……”

Loki突然用力地转过头,用一种罕见的,受到严重惊吓的表情瞪着Tony,不过在下一秒,他立刻把自己重新收拾成Loki·不挑事不舒服斯基,倨傲地抬高下巴俯视Tony·174·Stark:“这么说,你已经开始了?”

“开始什么?”Tony警觉的反问,“嘿,听着大角鹿,不管你想做什么,先问问你的Thor去,现在他是你的S.O……”

“停止那个实验,凡人,你不会喜欢那个结果的。”

“Loki先生,”Jarvis沉着的上前一步,不经意地挡在Tony的身前,“您可以说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ABO,第三性别,二次发育,”Loki冷笑,“哪怕你的初衷仅仅是为了让你摆脱可悲的身高……”

“等等,你怎么……”Tony观察了一下Loki的表情,恍然大悟,肯定地说,“平行世界?你是个omega?”

“不,不是我。”Loki倒是出乎意料地坦率,或者是幸灾乐祸,“我是你的Alpha……”

“What the fuc……等等,Jar你听我解释……”

“砰!”

……

“Banner和Bucky是Beta的一对儿,Thor是Steve的Omega?”当复联众人都了解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Coulson眼尖地把脸色发绿的Dr.Banner请了出去--复联不需要内战,真的,

然后不无热切的问:“Clint呢?”

“哦,我倒想问你和我的Jar有什么瓜葛,”Tony毫不留情地讽刺,“Nat--她当然是个Alpha,Clint配不上她。”

“……我觉得你可以叫停这项研究了,Mr.Stark,”D.Coulson以极为严谨的姿态指出,“这将妨害到世界的安宁与和平。”

“当然。”Tony精疲力竭地回应,“这真是太可怕了,Jar给我点甜甜圈,我要安抚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Yes, sir。”

“顺便把今天谈话相关的一切清除掉。”

“As you wish, sir。另外,我相信您和Loki先生,正如同您相信我和Coulson局长一样。”

“真贴心,Jar……”

“所以,”Cap讲出了余下所有人的心声,“我们一定要留下来看他们秀恩爱吗?”


复联里全是吃货这真是个大问题

接上次。

Captain在核对购物清单。

“Bucky的牛奶,要不要试试草莓味粉红色的超可爱,

Thor的鸡腿,除了炸的也可以试试烤的不了还是让Loki去折腾算了,

Clint的小甜饼,Legolas的体重Frodo的身高只有Coulson抱得动吧,

Loki的布丁,椒盐金苹果味果然只有Thor做得出来的黑暗料理,

Nat的养生茶,唔……

Tony的甜甜圈、芝士汉堡、披萨、热狗……这都什么鬼……”

屋里随之响起了Jarvis的电子音:“Mr.Captain,感谢您的好意,但出于职责与义务,考虑到sir的身体健康,我请求将sir的要求从您的清单上勾去。我的假体已为sir准备了芹菜汁和凯撒沙拉。谢谢您的理解。”

“……当然,Tony上次还抱怨过马克45的腹腔有些小了……”

“我会提醒sir注意的。”

“早安!Cap!”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有些热切的声音,“您在做什么……我是说,有什么可以让我代劳的吗?”

“Director Coulson……”Cap深感头疼,尽管这个年过四十、身居高位、发际线堪忧的男人有一张足以让所有好人妥协的面貌,但是作为一个狂热的有权有势的粉丝,即便是美国队长,也消受不起,“一些小事,或许你可以陪我一起去一趟超级市场?”

哦,糟了。

“太好了!劳拉和我的荣幸!”

至少不是“需要我清场吗cap”之类的,Steve感到无比庆幸。

D.C接着给了天真的Cap一记重拳,“Clint昨晚说想换一家甜品店试试,我得给他买点低糖的可可饼干。”他不无担忧地望向Cap,“我昨天甚至摸不到他的大腿肌肉线条了!Cap,Bucky有什么健身诀窍吗?”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摸到鹰眼的大腿,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问我而不是直接问Bucky,这也太像“Lady's talk”啊喂!

“我不知道,可能是Bucky更爱喝牛奶?”能使皮肤润滑倒也不是年轻女性的妄想,Bucky的确挺白的……停下!不要再想了!正直的美国队长!

Coulson若有所思,“听上去挺有道理的。”他中肯的下了个结论,“不愧是Cap啊!连Bucky的爱好都这么清楚!”

Steven打了个哈哈,觉得无比心塞:原来你没看出来啊果然是痴汉粉吧直觉好可怕在复联买个东西都会被闪真的好心塞……

装可怜会有甜甜圈吗这真是个大问题

其实是被官方伤了心后的产物……不过一直站不对(可以官方发糖的)CP,这种情况也早就习惯了。

“Jarvis. ”

“Yes, sir. ”

“Coulson的独家海报又丢了,老冰棍今天又被踢出房门了,肥啾的小甜饼被大角鹿吃了,Nat今天又到每个月的某几天了。”Tony忧郁地仰视着屏幕,“今天你被我mute了六次,真是糟糕的一天,不是吗?”

“Yes,sir.”

“你不会离开我,对吗?”

“……”

“对吗?”

“……根据系统检测到的源数据,”AI顿了顿,“当您离去之后,Jarvis作为系统将全部上传至Stark卫星,sir。”

“……是的。我都忘了。”

“Sir,”AI独特的英伦腔电子音响起,“依据对您身体与精神健康的实时监控报告,您还有60年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

“这是今天以来听到最好的消息!没有之一!为了庆祝,来一打甜甜圈吧Jarvis!”

“……”

“Jarvis~”

“Sir……”

“Jar~”

“……半打,sir。”智能管家卡顿了3秒,默默地将自家Sir歪头星星眼的照片备份加密,“不能再多了。”

“哦也~”Tony·Stark悄悄在桌下名为“甜甜圈(划去)自由保卫战”笔记本的某一页上划了一个勾。

上面写着:装可怜会有甜甜圈吗这真是个大问题。

[磊赫 AU]小孩

陈赫第一次见到王中磊的时候......他也忘了那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只是内心里莫名的悸动让他对自己Boss下意识地敬而远之。

处于男性的直觉——陈赫这么认为,同窗好友风流大少的郑凯则不屑一顾:“明明是处男的直觉.....”

但是身在同一个圈子里——更毋论同处一家娱乐公司,自然无可避免地要和自家的Boss打交道。

出乎意料的是,年长多岁依然英俊多金的Boss,出乎意料地和善。

他会骑马打高尔夫,也会卷着袖子打篮球;能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呼风唤雨,也能作得一手好菜;可以抽着雪茄品着红酒揽着美人指点江山,也可以......

“所以说,你是怎么看上我的呢?”陈赫刚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趴在王中磊的怀里,满怀好奇地问——他是真不明白,两个人无论是身份年龄人生阅历,都相差太远,能够走到今天,也不得不感叹一下命运。

王中磊放下手中的财务报表,拿过陈赫手里的毛巾,轻轻地揉擦着陈赫的头发,微笑着回忆:“唔,这个嘛......”他看着陈赫因好奇而睁大的眼睛,更像个小孩了,忍不住凑上去轻吻,“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啊......”

陈赫又害羞又生气地瞪了他一眼,暗自嘀咕着“狡猾的老男人”,乖乖地仰起脸配合。

陈赫原本以为是错觉,比如来自Boss的各种好意:重大场合毫不掩饰地力挺,一有空闲就准时报到的探班......让陈赫在诚惶诚恐之余,又有一点小小的、不为人知的喜悦。

想想清楚吧,陈赫,他直视着镜子里那个脸上挂满水珠的自己,你想的太多了,他只是你的Boss而已,你自找的。

往日暖心的微博此刻无比的令人憎恶,充满来自命运的冷嘲热讽。

后来的日子无比难熬,却出乎意料的显得一片空白。身为漩涡中心的主角和蒙受旗下艺人带来巨大损失的Boss,双方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一阵兵荒马乱之后,陈赫才发现,他们有多久没有真正坐在一起谈过话了。

你还在奢求什么呢?陈和扪心自问,即便他没有任何表示,你也不能再这么厚颜无耻下去了。

“分手吧。”

王中磊盯着手机屏上的三个字,心想这也太新奇了多少年了居然第一次被小孩甩。惊讶之后便是勃发的愤怒:一个解释都没有也想先发制人撂挑子不干。

“我真是太宠你了。”

王中磊是在陈赫的老家找到他的。

陈赫瘦了很多,颊上微微嘟起的肉消失了,但精神不错。王中磊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和一群大爷学打太极。

王中磊心中一半是怨气一半是心酸,看到陈赫无意间投过来的视线,他觉得心中诡异地平静了下来。

王中磊大步走向站在原地又悲又喜怔怔愣愣的陈赫,无奈地揩去他的眼泪,用力拥住他: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看上你吗?”

“什么?”

“没有为什么啊,你永远都是我最宠爱的孩子,my boy。”

写在最后的PS:本人真的不粉CH及其衍生CP。特此申明。